为了拥抱他,我生出了双手。
为了追上他,我生出了双脚。
为了感受他,我生出了心灵。
为了回应他,我生出了肉体。
为了爱他,为了被他所爱,生出了我。

loft不让发贩售信息,想要的私信我吧…🐱🌸

刚从霓虹回来没几天,还是感觉兵荒马乱,自从9月恢复上班后就没时间和精力画画了,感觉很对不起fo我的人。从去年9月开始我大病一场,在家歇了近一年,期间动了人生中第一次全麻手术,感觉人都傻了几分,也是从去年9月开始,爸妈看我几乎快病死的可怜样,终于同意我养猫了🐱,这只橘猫取名叫做虾米,它陪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,治愈了几乎抑郁的我,回头再看看这段日子,仿佛死过一次,很多事情都不再执着,在养病的日子里只是画画,写字,撸猫,散步,种花,也算是人生中难得能停下来的一段时光吧。前段时间做了一些虾米的环保袋和明信片、徽章,还有hannigram的袋子,放在微店里,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,虽然现在又回到了朝九晚...

【裴沈】白鹿清酥

藏舟:

“斫桂烧金待晓筵,白鹿清酥夜半煮。”



-


裴纶去过两回沈炼的宅院。



说是宅院也不过一座破落屋舍,木阁旧瓦,几剪海棠。沈炼是个顶顶无趣的人,不言不笑也无大志,兜里几文北镇抚司百户零星的月俸,大半拿来喂他那只瘦削的黑猫。


裴纶兀自咂巴这平淡劲,全看不惯,一找机会就卯着性子挑拨他。



裴纶第一回去沈炼家时,北斋给他下了一碗阳春面,葱青汤白,寡淡。夫妻俩上了戏台词也对不齐,焦头烂额草木皆兵,裴纶在一旁故意吃得哗啦水响。


那时候他心里积着殷澄的事,其实全没滋味。


但他又偏偏...

夏花,用了好纸,然鹅画毁了。

内心毫无波澜…甚至有点想撕=_=

此刻

不断掉渣纸纹丑哭的雪山纸

太热了,需要清凉。

在旧画上涂涂抹抹

就酱吧

© 陌上少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